天还是很冷,被窝更是很暖,真有点不想起床啊!可老妈的声音一再催促,不管昨天有多累这时都要起床了。把被子掀开,拖着沉重的脚步,朦胧的脑子指挥手指刷牙洗脸,挂好毛巾,站在阳台发呆,感觉嘴上涩涩的,不由点上一根烟,很感慨的样子看着前方,可脑子什么也没想,突然老妈的声音响起,全身一醒,嘴巴厌怒地走到沙发,拿起沙发底下的袜子闻闻,还不是很臭,便快速地把袜子穿上提起鞋跟,起身用脚拖响地板的声音便快速地走下楼梯。

  看着楼下餐桌上稀粥咸菜的,真没胃口,习惯性地拿起沙发上的帽子,就往新屋的工地去了。去到新屋看到老爸已在搅拌水泥砂浆了,我习惯性地套起手套开始准备各项工作。这是我家的新房子,由于资金非常紧张,很多工作自己做得来的都自己做,比如砌砖就我和老爸两个人做。自己盖房也是无奈之举,每年和小叔一家挤在同一屋檐下,生活本来就很拥挤,加上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,住的地方不由变得紧张。本来我是反对盖房子的,因为老妈还缠病一身,随时都可能出现个什么样的意外的。

  赶忙把几桶砂浆放在老爸身后,其它事情等等再做了,去休息一下先,便走到窗边脚踩着半边砖块,看着马路上的路口刚刚从车上下来的乘客,天虽然很冷,但你看这些人穿着得毛绒外衣多好看,不知他们是否感觉到我现在还满头大汗呢?转头看看砖墙还不是砌的很高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砌到顶,也是两个人能做多少工出来呢。唉!都不知道老爸怎么想的,难道时间一点都不珍贵吗?想想花在盖房子的时间也有大半年了,真是有点受不了。唉!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,而我的开始又在哪里呢?想想我在学校毕业出来也有一年多了,真是很是迷茫。转头看着老爸的砂浆又快没了,嘴上的烟瘾又上来,又把几桶砂浆放在老爸身后,便下到楼下,嘴唇马上点上一根烟,长长地吸紧着烟嘴,眯着眼吐出一条长长的烟,走到窗前眼睛不由地眺望窗外,一汪汪的田野随风波浪, 远处小镇的几栋高楼隐隐约约,横跨中间的国道几辆长途客车向着远方驶去,思绪不由地回想

  晚霞,夕阳西打窗叶,影射在满堆书的课桌,俯首桌面偷借着阳光执笔书写。幽静的教室透出书的芳香,几只小鸟吱吱喳喳的跳满树的枝芽,摘下眼镜抬头看着宿舍楼几盏亮起的灯火,满肚子的充实之感忽然有些饿了,不由地笑问自己,不知饭堂是否还有菜高三真美好阿!

  “你过了没?”“不会吧你又挂了!”“我啊,早就过了。”“唉,这算什么。”“嗯,还有一科我的课程就过完了。”“呵呵,我想我的人生即将要解放了!”“喂,今晚有球看喔,和你下去买些啤酒和零食回来啊。”“我有什么打算啊?我计划把所有科目过完就出去实习。”“爽不爽到不觉得,不过心中还是蛮期待的。”“我到时怎么会把你这些朋友忘了呢。”“我们的友谊会天长地久的!”大三的时光一转眼就到现在了,我想再也回不去了!

  嘴巴感觉很潇洒的吐出烟雾,看着快燃尽的香烟,中指一弹,烟头划过美妙的弧线,混扎在墙角的一堆烟头里,唉!时候要把这清理一下了,不然老爸又要说什么了。快步走上楼梯,眼睛偷射老爸那边的情况,还好

  人到太累的时候,往往脾气便难以控制了。太阳快到头顶了,看看时间还有几分钟,唉!怎么才十一点半阿,还有半个小时呢。嗯!一分钟六十秒,三十分钟一千八百秒,只要我数了一千多声就可以放工了!1、2、3、4过了一会,看看手机怎么还有二十多分钟啊!这时老爸叫我过去把这里的工作做一下,我拿着铁铲过去,想着这样做应该会快一点,做完应该就可以放工回去了吧。其实我老爸是个很固执的一个人,当他看到我把工作这样做的时候,直接把我开骂了,我当时忍不住,直接应回了去,争吵中我有我的理由,他有他的理由,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,话题越扯越开,我一把铁铲仍在地上,掉下一句你自己干吧!就回去了。太突然了,我们的对话就这样,完全没有预想!

  回到家,老妈看到我的脸色不一样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老妈也不知对我说些什么,而我直接上楼去了。走进自己的房间,蹲在床的角落边,眼睛静静地看着地板。突然老爸的责骂声在楼下响起,老妈的劝说声也伴随着,北风又在呼呼着窗边,吵吵闹闹吵吵闹闹,脑海中的一点越来越来大,虚无的一片空白,忽然感觉静静的,然来这就是个孤独的世界

  大三我走出了学校,我读的是建筑的,我来到深圳一个工地实习,由于是亲戚介绍的,一个月也有四千多块钱,还包吃包住,由于是技术部门的,倒不用做些粗重工,不过有时候闲就闲得很忙也忙得很。想想我那时应是最风光了,由于有了工资,回学校和同学去吃饭都是下馆的,去超市从来也不会担心什么,大四的费用也不用问家里,回到家不管做什么老爸也不会说什么,仿佛自己完全可以独立了。可有一天家里打电话过来,说老妈的病如果做手术就需要三十万,如何骄傲的心,听到这个数字都不由觉得卑微了,看着天空,想起我小时候的一句话“我老妈就是爱吃鱼骨头啊!”,把手机一放,口气长长一叹,无奈啊!以我现在的情况,又能给家里带来什么帮助呢?是啊!居然没有什么用,留在这里还有何意义呢?还不如到社会闯一下,起码还有一线希望。去到办公室放下辞职信,转到财务室领了工资,阴雨绵绵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工地附近的地铁站,只是真想知道我那亲戚是不是在后面无奈的摇头直摆呢?!郭德纲和德云社在相声界现在是什么地位对相声的贡献大吗?www.4808777祖师高手论坛首页